阅读下面的文言文,完成后面问题。

张全义,字国维,濮州临濮人。祖琏,父诚,为田农。全义少为县署役夫,尝为令所辱。黄巢起冤句全义亡入巢军。巢入长安,以全义为吏部尚书,充水运使。巢败,依诸葛爽于河阳,屡有战功,爽为泽州刺史。爽卒,事其子仲方,仲方为留后,表全义为河南尹。梁祖建号,以全义兼河阳节度使,封魏王。性勤俭,善抚军民,虽贼寇充斥,而耕务农,由是仓储积。王初至洛,井邑穷民,不满百户。于麾下百人中,选可使者一十八人,命之曰屯将。每人给旗一口,榜一道,令招农户耕种。民之来者抚绥之,无重刑,无租税,流民之归众。王命农隙,选丁夫授以弓矢枪剑,为坐作进退之法。行之一二年,每屯增户。大者六

(节选自《旧五代史·张全义传》)

【注】冤句:今山东菏泽。梁祖建号:梁太祖朱温建立后梁。

1.对下列句子中加点的词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A.祖琏,父诚,为田农           世:世代

B.爽为泽州刺史                 表:表彰

C.虽贼寇充斥,而耕务农         劝:鼓励

D.由是仓储积                   殷:富足

2.以下各组句子中,全都表现张全义“善抚军民”的一项是(3分)

爽卒,事其子仲方  每人给旗一口,榜一道,令招农户耕种  无重刑,无租税,流民之归渐众    五年之内,号为富庶  赐以酒食茶彩  选丁夫授以弓矢枪剑,为坐作进退之法

A.①⑤⑥  B.①③④  C.②③⑤  D.②④⑥

3.下列对原文有关内容的概括和分析,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A.张全义是农家子弟出身,年少时曾在家乡县衙做差役,后来离开家乡,投身黄巢的军队。黄巢攻占长安后,曾任用张全义做史部尚书和水运使。

B.张全义崇尚节俭,勤于政事,尤其喜欢那些勤劳耕作的百姓,如果有人家养蚕种麦比较好,只要距都城不超出三十里地,他都一定亲自骑马前去慰劳。

C.看见谁家地里没有杂草,张全义会下马让随行宾客们观看,并赏赐田主。如果见庄稼中有草,地耕得不松软,就立即叫来田主,并在众人面前责打训斥。

D.洛阳地区的民众在张全义的治理下,百姓们致力于农桑,因此家家有蓄积,即使遇到水旱灾害时也没有出现饥荒的现象。

4.把文中画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10分)

(1)且耕且战,岁滋垦辟,招复流散,待之如子。

(2)自是洛阳之民无远近,民之少牛者相率助之,少人者亦然。

 

【答案】

1.B

2.C

3.C

4.(1)(张全义)一边耕种一边打仗,每年都增加开垦的田地,招回流亡失散的人民,对待他们如同自己的子女。(译出大意给2分,“且”“滋”“流散”各1分。)(2)从此洛阳的百姓无论远近,对缺少耕牛的人家,大家都会去帮助他们;对缺少人力的人家也这样。(译出大意给2分,“无”“相率”“亦然”各1分。)

【解答】

1.B

2.C

3.C

4.(1)(张全义)一边耕种一边打仗,每年增加开垦的田地,招回流亡失散的人民,对待他们如同自己的子女。(译出大意给2分,“且”“滋”“流散”各1分。)(2)从此洛阳的百姓无论远近,对缺少耕牛的人家,大家都会去帮助他们;对缺少人力的人家也这样。(译出大意给2分,“无”“相率”“亦然”各1分。)

【解析】

1.

试题分析:解答本题,可用代入法,即将各选项解释代入原文语境考察。题中,B项解释错误,“表”不是“表彰”之义,而是名词用作动词,意为“上表(推荐)”。

考点:理解常见文言实词在文中的含义。能力层级为理解B。

2.

试题分析:解答本题,要紧扣题干中“全都表现张全义善抚军民的一项”这一要求,对题中六句话逐个审查。不难发现,①是诸葛爽死后,张全义又授意诸葛爽的儿子诸葛仲方;句是说张全义治理洛阳的效果;说的是张全义选民练兵抵御贼寇的做法:它们都不符合题干要求,所以凡含有此三居之一的选项都应排除。

考点:筛选文中的信息。能力层级为C。

3.

试题分析:解答本题,可将各选项表述同文本相关内容加以比较,以确定正误。题中,C项错误在于:原文是“立召田主集众诘之”,该项所说的“责打”是无中生有。

考点:归纳内容要点,概括中心意思。能力层级为分析综合C。

4.

试题分析:翻译文言首先要结合上下文大体把握全句意思,再找出句中的关键字、辨识该句句式,然后进行翻译,一般为直译(某些特殊词语,如官职名、地名、年号名等可不译)注意字句的落实。翻译时还要注意按现代汉语的规范,达到词达句顺。本题中,第(1)句中的“且”作连词,相当于“一边”;“滋”是增加之意;“流散”即“流亡失散(的)”。第(2)句中的“无”是“无论”之意;“相率”是“一个跟一个、大家都去”之意;“亦然”即“也是这样”。

考点:理解并翻译文中的句子。能力层级为理解B。

【参考译文】

张全义,字国维,濮州临濮人。祖父叫张琏,父亲叫张诚,他家世世代代都是种田的农民。张全义年轻时在县里做过役夫,曾受到县令的羞辱。黄巢在冤句起兵,张全义逃亡加入了黄巢的起义军。黄巢攻入长安,任命张全义为吏部尚书,兼任水运使。黄巢兵败后,张全义到河阳依附诸葛爽,多次立下战功,诸葛爽上表推荐张全义为泽州刺史。诸葛爽死后,张全义又侍奉诸葛爽的儿子诸葛仲方。诸葛仲方担任留后,上表推荐张全义为河南尹。梁太祖建国,任命张全义兼任河阳节度使,封魏王。张全义生性勤俭,善于安抚军民,虽然到处都是贼寇,但仍然鼓励耕种务农,因此仓库储备富足。全义初到洛阳,市井乡邑穷困的人民不满百户,于是张全义在一百部下之中,挑选可充派遣的十八个人,任命他们为屯将。每个人发给一面旗帜,一张榜文,让他们招抚农户务农耕种。对于归来的老百姓,就让他们安居,不对他们施以重刑,不对他们征收租税,回来的流民日渐增多。张全义命令在农闲时,挑选强壮的农夫,教他们掌握弓箭刀枪的技法,演练起坐进退的实战阵势。推行之后一二年,每屯都增加了户数,大的屯六七千户,次的屯四千户,再次的屯二三千户,一共得到二万多弓箭刀枪技法娴熟的农夫。如果发现有偷窃、抢劫的盗贼就立刻擒获抓捕他们,张全义量刑宽松,处事简约,远远近近归附他的人就像赶集一样。张全义一边耕种一边打仗,每年增加开垦的田地,招回流亡失散的人民,对待他们如同自己的子女。五年之内,他所治理之地便被号称为富庶之地。每年开始劝勉农户从事农事时,张全义一定要亲自站在田地边,拿着酒食犒劳农人。数年之间,京畿附近就没有了空闲的土地,有五六万在编户口。于是张全义在原来的市区修筑城垒,用来防备外寇。张全义总是喜欢努力耕织的百姓,某家今年养蚕种麦很好,如果在距离京城三十里之内,他都一定要骑马赶去,把这家人全家老幼一起召来,亲自慰劳他们,赏赐酒食茶叶和彩色的丝织品,男人赠送布裤,妇女赠送裙衫。张全义每次观察秋季的庄稼,见到田中没有杂草的,一定要下马让宾客观看,并召来田地的主人慰劳他,赏赐他衣物;如果看见禾苗中有杂草,土地耕种得不松软,就会立即召唤田土的主人来,召集众人责问他。百姓若拿耕牛疲乏或缺乏人丁耕锄来申诉,他就再田边下马,立刻召集他的邻居责备他们说:“这家却少人和牛,(你们)为什么不帮助他家呢?”邻居们都承认错误,他也赦免了他们。从此洛阳的百姓无论远近,对缺少耕牛的人家,大家都会去帮助他们;对缺少人力的人家也这样。田夫田妇,互相鼓励以耕田钟桑为要务,因此家家都有蓄积,发生水灾旱灾都没有饥民。天成初年,张全义在洛阳私宅去世,享年七十五岁,谥号为忠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