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首页 写作素材 应试作文 小学作文 初中作文 高中作文 其他作文 课外阅读 应用文 作文征文 考场素材 名段名句 话题作文


位置: 莲山课件 >> 作文 >> 读者文摘 >> 正文

梦回稻香村

(编辑:佚名 日期:2018/3/3)

梦回稻香村

近来,

她常常无端地出现在我的梦中,

梦里是惶惑,醒来似是乡愁的感觉。

                                         ——摘自日记

 

我所说的稻香村是胜利油田的一个家属点。

她位于东营市八分场东北7公里处,北与垦利县永安乡接壤,属打鱼张灌区,曾名独立营,是抗战时期的老根据地。七十年代末,油田为了安置职工家属,拓展其址,在一片盐碱滩上,建起了28栋简易二层楼。以种水稻为主,金秋时节稻花飘香,故名:稻香村。

我记得在村口村碑上可以看到这些介绍——如果它还存在的话。

1981年秋,蒙蒙细雨中,一辆解放卡车载着我的全家,带着全部的家当,来到了这个陌生的“村落”。其时我上小学,姐姐也上小学,弟弟只有3岁,夏天里自然还是个“小光腚”。

1997年春,搬家公司的几辆车载着我的家人离开这村落时,又是细雨蒙蒙。父母已是花甲,姐姐的孩子也已5岁,参与搬家的还有我的能干的姐夫;弟弟1米75的个头,再也难以找到当年的影子,说到当年,他一脸茫然;我已经参加工作,正在筹备我的小家。

很难说清楚离开时的感受。一种复杂的情感一直涌在心头。

我在这里生活了16年,说它是我的第二故乡也是确切的。在我的印象中她曾经是那么的美丽。

80年代初,冷寂的稻香村还是一片“世外桃源”的景象,四周多是未经开垦过的处女地,在这片盐碱滩上,除了孤零零的28栋简易楼外,基本上没有别的建筑物。也几乎没有树,在空旷的视野所及的范围内全是绵延的黄蓿菜,那是黄河口的特产,春天来到的时候,它倔强地用自身的绿色点缀着不时泛着烟碱的白花花的大地,与它相伴的只有稀落的红柳,使人不由地想起沙漠中的绿洲。

我们这些小孩子常常在父母的要求下,挎着篮子去采摘黄蓿菜来喂鸡。印象中那时没有多少功课,在过了一冬“局促一室”的日子后,极想到外面去走走。一得到父母的令箭,我们姐弟仨就挎着篮子出了门。黄蓿菜随处都是,我们如“脱笼之鹄”,在野地里无拘无束地奔跑,直到太阳西坠的时候,才想起来菜没摘多少,一边往回走一边拣摘一些。道是乍暖还寒时候,一阵风起,我们冻得哆哆嗦嗦的,空旷的原野上无处藏身,我们叫苦不迭……前几年过年的时候,姐姐还说起这件事,我们不由地笑了起来。

秋天到来的时候,原野上一片金黄,特别是夕阳西下的时候,我会长久地远远地凝望着它,感到满眼的“珠光宝气”,有一种能感觉到但说不出来的美。

    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神州大地,人们的经济意识增强,开始挖掘身边的“价值”。直到有一天我见到了商店里出售的“黄河口特产——黄蓿菜”。它被装在一个塑料袋里。食用说明上介绍它营养丰富,列上了一堆化学元素符号,要拌上酱油、醋、味精、食盐。我自然地想到了张洁笔下的荠菜。

    此后父辈们在茶余饭后总是带着不屑而又骄傲的口吻说,那还用买吗,咱们村到处都是。

                             二

村子东面是两个大水库,相连相通,一眼望不到边,有人干脆叫它湖,湖内芦苇丛生、间有蒲草,清风徐来,涟漪荡漾。夏天,你来到坝上,就仿佛来到了江南水乡,野鸭子成群结队地在水中漫游,与家鸭没有大的区别,耳朵里满是水鸟的鸣叫声:呷 呷 呷,叽 叽 叽。循声望去,会见到水鸟的身影。游泳技术高超的年轻人有时也故意地和野鸭比赛,有时也会从邻居家的鸡笼里看到一两只“比赛”输了的野鸭。美丽的天鹅也把它作为越冬的栖息地。我在学校的生物实验室里见到过一只白天鹅的标本,老师说是几个学生发现了受伤的白天鹅,送到学校来找老师抢救,但最终它还是死了,只好做成标本。近年来还不时地从油田新闻中看到当地石油职工救助受伤天鹅的故事

清晨,伴着徐徐升起的朝阳,大坝上跑来了锻炼的石油工人;夜晚,它接纳着三三两两的难以入眠、边走边聊的油大嫂;学生有时在老师的组织下来看日出,他们常忘湖兴叹:如果有船,在芦蒲中行进,唱着“让我们荡起双桨”,那感觉肯定赛过白洋淀。

冬天的水库常是“枯水期”,有时干涸见底,不能滑冰,比较无味,但可以捕鱼。

那时侯的稻香村真可以说是,“有水就有鱼虾”。一天午后,王姓邻居的小孩跑来告诉我们,有一个水坑里有虾。我们赶紧带上馒头筐子、铝锅篦子出发了。直径不超过半米的水坑,一捞下去,竟然有“一坑水,半坑虾”的感觉,父亲、姐姐和我三个人,满载而归。用开水一烫,小虾红红的身子很是诱人,咬一口嫩嫩的,透着一股清香味。

大人们尝到了甜头,开始大规模地出击。一个不起眼的小坑,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从小坑到水库,从简单的馒头筐子到正式的鱼网,父辈们都成了半个“渔民”:平时是工人,周末是渔民;上班是工人,下班是渔民。

过了不久,又有人说水库旁边的一个大坑,鱼虾满池,说有兄弟两人去游泳,哥哥一下去就“踩”到了鱼,扔给岸上的弟弟,弟弟就捡,不大会儿功夫,鱼已经多得拿不了了,两人索性不游泳,用上衣兜了鱼回来,回家拿家什。

我听了心里很痒痒,很想去试试。可是父亲忙于“会战”,夺油上产,他明确说去不了。我正遗憾呢,七十多岁的爷爷动了心,一定要去见识见识,我就“陪”他去了。我们带着网兜、脸盆有备而来,不大会儿的功夫,兜满了,盆也满了,还是下班后的父亲去接的我们。我这一次亲自体验了“踩鱼”,才知传言不虚。

有年暑假,水库不知为何放水,午后,我和一个姓朱的同学相约逮鱼去。用一大块旧纱窗,两端绑上一根木棒,一人牵一头在水坑里“过”,一遍有一遍的收获。鲫鱼居多,也有鲇鱼、鲢鱼。傍晚分配,一人分到十几斤鱼。

我们住的楼东头有个臭水坑,是下雨积水所致,夏天一到臭烘烘的,苍蝇蚊子孳生,大家一致要求把它填平。单位就派了一辆推土机来作业。刚推到一半,鱼儿“鲤鱼跳龙门一般”地跳起来,引得围观的居民一阵惊呼,司机干脆下来,抓起鱼来往驾驶室里扔……

多年之后,大家谈论起来还不禁啧啧连声:“那几年,鱼真多。”

那几年家家户户的菜窖顶上都晒着鱼虾,风里都带着股腥味,村落有了海边鱼村的韵味了。

我在村里上完初中,七八年的时间,我跑遍了它方圆几里的角角落落,目睹了它的发展和兴旺。

居民越聚越多,又加盖了三层楼、四层楼;修了路,安了路灯;开挖了一条人工河蜿蜒在村子里;学校也分别建起了两栋教学楼,最鼎盛的时候,一个年级有6个平行班,每班50多人;有了幼儿园、澡堂、理发店、塑料厂、冷藏厂,初具一个小区的雏形。我记得当时学校里有类似现在“创新设计”之类的比赛,有位参赛者设计未来的稻香村有游乐场、电影院,甚至设计了建在水库上“水上公园”的诸多设施,类似现在的天鹅湖。我们觉得他很了不起,又感到一种兴奋、崇高、责任充盈在胸中,仿佛这些很快就能实现了的似的那种感觉。

初中毕业后,我到十几里外的地方上的高中。从那时起,只有周末和寒暑假才回去,稻香村在我的印象里日渐疏远起来了。此后感受到的都是些衰落的迹象。

先是单位调整、组合。许多原是油建的单位划给了供水、供电等单位,这部分居民陆续搬离了稻香村,这好像成了她“散”的开始。接着,有些暂借稻香村栖身的“人物”,找到了更合适的地方,也搬走了。对她最致命的打击大概是1992年出台的房改政策,28栋简易楼房自然都不达标,就连三层、四层楼房面积也多数不达标。于是有职称的人陆续搬走了。其他的居民,大多按政策在其他地方预购了住房。

稻香村终于日渐稀落了。

如果要调查到底有多少人在稻香村居住过,我手头没有确凿的材料,但在油城,偶尔碰上饭局,有人在面红心热之时承认“咱是稻香村老乡”,这其中有经理、有厂长,更有平头百姓,但这决不是“小概率事件”。

搬家后,有一次乘车经过,匆匆一瞥,见到最早的简易楼,有的已经拆掉了,破破烂烂的,更加感到不是滋味。有消息说,2002年最后一批居民从这里迁走,稻香村终于完成了她的使命。

用现在的眼光看,她太偏僻了,太荒凉了,远离市区,交通不便……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近来我常梦见我又回到了这里,慢慢地在路上走着,看着熟悉的景物……



相关作文:

没有相关作文

上一篇:
  • 上一篇作文:

  • 下一篇:
  • 下一篇作文: